【人文历史】安史之乱前后的唐朝有何变化?元稹这曲《凉州伎》描绘得淋漓尽致

吾闻昔日西凉州,人烟扑地桑柘稠。蒲萄酒熟恣行乐,红艳青旗朱粉楼。

楼下当垆称卓女,楼头伴客名莫愁。乡人不识离别苦,更卒多为沉滞游。

哥舒开府设高宴,八珍九酝当前头。前头百戏竞撩乱,丸剑跳踯霜雪浮。

狮子摇光毛彩竖,胡腾醉舞筋骨柔。大宛来献赤汗马,赞普亦奉翠茸裘。

一朝燕贼乱中国,河湟没尽空遗丘。开远门前万里堠,今来蹙到行原州。

去京五百而近何其逼,天子县内半没为荒陬,西凉之道尔阻修。

连城边将但高会,每听此曲能不羞。

——唐•元稹《凉州伎》

每每读到唐代大诗人元稹的这首《凉州伎》,总是让人感慨万千。元稹在诗的前半段,通过自己的见闻,将昔日凉州(今甘肃武威)的繁华富庶展现在了读者面前。以前的凉州人口很多,养蚕的桑柘种植得非常稠密,这才有了载歌载舞的酒楼,纵情行乐的民众。在大将哥舒翰的镇守下,这里也没有战争,只有“乡人不识离别苦,更卒多为沉滞游”的和平。在这种情景下,百戏杂技、狮子舞等西域节目纷至沓来。狮子舞本是出自西域,由西域传入中国,为唐代“燕乐”的一部分。凉州地处河西走廊之上,成为最早接触狮子舞的地区之一,所以在唐代非常流行狮子舞,战时常以狮子的雄壮来庆贺胜利。诗人正是借此表现当时唐军对外战争的频频胜绩,这才有了“大宛来献赤汗马,赞普亦奉翠茸裘”的大国气象。

【人文历史】安史之乱前后的唐朝有何变化?元稹这曲《凉州伎》描绘得淋漓尽致

但到了后半部分,诗人却笔锋一转,诉说现在国家的惨状。河湟地区全部丢弃,安西都护也不见了,离开都城长安不到五百里就是边境。但在这种情况下,将领们却依然只知享乐,不思进取。全诗通过前后两部分的鲜明对比,表现出诗人对朝廷不作为的深恶痛绝。这首《凉州伎》在唐诗中虽然算不上出名,远不如王之涣同样题材的《凉州词》。但它通过凉州为代表作为对比,向人们展示出了安史之乱对大唐帝国的巨大破坏。凉州地处于河西走廊,一直都是历代王朝在西部的边境重镇,扼守住西域通往中原的门户。早在西汉时,汉军就曾为争夺河西走廊,在凉州与羌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。到了隋朝时,随着青藏高原上少数民族逐渐强大起来,凉州的地位越来越重要。唐高祖灭掉割据河西的李轨后,在凉州设立凉州都督府,主要防备南面的吐谷浑势力,保障西域与中原商道的通畅。唐太宗贞观年间,名将李靖率领唐军从凉州出发,击破强盛一时的吐谷浑汗国,凉州一度废弛。但随着大非川之战后,吐蕃的威胁越来越大,凉州也就变得越来越重要。为了防备吐蕃,唐睿宗景云二年(公元711年)以凉州都督贺拔延嗣为河西节度使,这是唐朝第一个节度使,河西也成为唐代边境第一个节镇。河西节度使治所设在凉州,下辖凉州、甘州、沙州、瓜州、伊州、西州、肃州等七个州,主要负责防备南面的吐蕃与北面的突厥,更兼联系西面的安西都护府。自从河西节度使设立后,凉州曾先后被许多名将镇守过,郭虔瓘、萧嵩、牛仙客、崔希逸、夫蒙灵詧等人都曾在这里与吐蕃进行过长期的战争,元稹诗中的哥舒翰也是其中之一。

【人文历史】安史之乱前后的唐朝有何变化?元稹这曲《凉州伎》描绘得淋漓尽致

哥舒翰本是出自军人世家,但年少时任侠好酒,一直到四十岁才到河西从军。在河西不久,他就遇到了一生之中的贵人,时任河西节度使的王忠嗣。在王忠嗣的栽培下,哥舒翰逐渐成为了一代名将。后王忠嗣因石堡城之战被免职,但哥舒翰却攻陷石堡城而做到陇右节度使。唐玄宗天宝十二年(公元753年),哥舒翰击败吐蕃夺取九曲之地,因功被封为凉国公,同时兼任河西节度使。之后数年里,哥舒翰率领河西、陇右的劲旅频繁击败吐蕃,河西军团在此时也发展到了顶峰。在西面安西军团和河西军团的共同保障下,西域到中原的商道再一次畅通无阻,路上不断是往来的各国商人,凉州城成为了唐朝西部的一大商业中心,这才有了元稹诗中的繁华景象。然而好景不长,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,安史之乱爆发。随着洛阳的失陷,中原各路唐军纷纷败退,唐玄宗只能从西部各边镇调兵前往平叛,河西兵团也正在其中。天宝十五年(公元756年),河西兵团在王思礼的带领下到达潼关,此时他们的主帅也正是时任陇右、河西节度使的哥舒翰。不过此时的哥舒翰早已经得了风瘫,连行动都不便,更别提指挥战争了。这年六月,哥舒翰被唐玄宗、杨国忠所迫,被迫出潼关迎战安史叛军,最终在灵宝被叛将崔乾佑打的大败,河西军团基本全军覆没。

【人文历史】安史之乱前后的唐朝有何变化?元稹这曲《凉州伎》描绘得淋漓尽致

随着河西军团主力入中原平叛,曾经强大无比的河西节度使一下子成了空壳,在吐蕃军队的频频打击下不断后退,再也无力抵挡吐蕃的进攻,甘州、瓜州等地相继失陷,凉州也再没有昔日的繁华景象。唐代宗大历元年(公元766年),最后一任河西节度使杨休明在吐蕃的打击下,不得不将治所迁移到沙州。不久之后沙州也被吐蕃攻陷,杨休明战死,凉州自此后落入了吐蕃手上。到诗人元稹生活的时代,凉州早已经陷落。唐宪宗即位后,陆续击败击破刘辟、吴元济等藩镇势力,开启了“元和中兴”的太平景象,唐宪宗开始谋取收复被吐蕃攻陷的凉州地区。但遗憾的是,“元和中兴”的根基并不牢靠,禁军在长期与藩镇作战后早已经疲惫不堪,河朔藩镇也只是名义上的臣服,唐朝根本无力出兵收复凉州地区,最终只能放弃这一想法。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元稹在目睹西线边将们终日饮酒作乐,却不思为国效力,收复失地之后,写下了这首《凉州伎》,向当时的边将表示了愤慨。同时也表达自己对哥舒翰这样良将的怀念,以及对安史之乱之前大唐盛世的追思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汉服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23hanfu.com/30879.html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